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快捷导航
开启左侧

这部电影,标准之外再给五星

[复制链接]
凿齿植龙 发表于 2020-6-13 12:30:0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原标题:这部电影,标准之外再给五星
             LZJyvzcqdydfqHYW.jpg
前段时间有这样一条热搜——
#美国女子领养中国自闭症男孩两年后退养#
b1I4T399DWTi3rjJ.jpg
抛开当事人的国籍、身份、事情本身的正确性暂且不谈,这件事情里的一个群体格外值得我们关注——
自闭症患者。
他们中有些人,靠着父母在外工作来维持治疗,可这样父母就无暇顾及他们。
有些人被送到了收养机构,被领养,然后再次被抛弃。
还有那么一些人,因为不符合有关部门的收养条件,甚至不会被接收。
他们只能在“标准之外”的地方到处游移,期盼着有一天可以被看到、被重视——
《标准之外》
UZvpRzFB2DL9lkF2.jpg
根据真实事件改编的电影。
全程都没有刻意的煽情,而是用谈谈诙谐和克制的方式,记录下了这个群体真实的生活。
epzPSHTP5w4gwyHH.jpg
在巴黎,曾经生活着一群“特殊”的自闭症患者——
不像人们想象中的那样安静、乖巧,甚至还有严重的暴力倾向。
他们会打人、咬人、乱丢东西,大喊大叫。
会趁着医护人员不注意,飞奔向车水马龙的街道。
IaErc0VsO4cFRwwr.jpg
会被戴上厚厚的头盔来防止自残。
lCxzXpK44SIyy3Fm.jpg
甚至会发疯般殴打医护人员。
kk55SPxxx55FZSSU.jpg
因为护理难度大、治疗效果差、还会耗费大量的时间、精力、财力……
巴黎的每一家医院、卫生部、儿童保护协会,几乎都达成了心照不宣的“默契”——
把这些患者排除在外,不接纳、不救治。
cs00e7rr97Lma0RJ.jpg
即使有些病人在父母的苦苦哀求下被勉强接收,他们也不会被好好照顾。
为了方便控制——
这些患者会被关起来、绑住手脚、然后被灌进治疗精神病的药。
BzMjTjxJUu3X323u.jpg
即使被患者家属发现,这样残忍粗暴的看护行为,原因也只会被归结为——
看护人员教育程度的不足。
这对这些机构的正常运转不会造成任何影响。
YLQOS4l8oDXQMpC8.jpg
而家属在这样的处境之下束手无策。
不得已,他们只能把病人被送往一些“标准之外”的地方——
比如布鲁诺的「正义之声」。
没有获得政府的许可。
但接收巴黎地区最“难缠”的自闭症患者,然后为他们指派贴身护理。
TEk44UkoWQM7Tk9r.jpg
他甚至和朋友马力克合作。
在接收病号的同时,负责郊区青年的再就业和训练。
那些经过训练的无业青年,恰好为布鲁诺解决了护理人员不足的难题。
ZlqPq1ZFAEesEaKa.jpg
和儿童保护协会、地方卫生部门、医院不同——
「正义之声」不会按照条件和标准选择病人。
他们来者不拒,一概接收。
就像马力克所说——
“我并不是说我们是英雄,或者有多好。
但至少我们不挑。”
N7kSJbYww6gmGGR6.jpg
布鲁诺甚至在不停的实践中,逐渐形成了一套独特的治疗方法。
不再一味把自闭症患者束缚在房间里,而是试图让他们像正常人一样去生活——
滑冰、画画、运动。
vO2E5gXbZg12uOxO.jpg
通过简单的游戏,建立患者对亲密关系的信任感。
IX38rrf08DDCI3RQ.jpg
他们甚至会组织患者进行简单的舞蹈表演……
vvVCGnsSwvJJvGYw.jpg
很多病人就在这样的治疗过程中逐渐好起来。
他们不再打人,咬人、乱扔东西、大喊大叫。
甚至可以摘下头盔,像普通人那样坐地铁上班。
Z2uzWzEkrF7B0AG9.jpg
在漫长的十五年时间里——
原本只是一位普通人的布鲁诺,承担着原本属于医院、卫生部、儿童保护协会的职责。
而无数位患者在「正义之声」看到了活下去的希望。
他们终于可以不被药物控制,光明正大的走出去。
没有人知道一切好转的背后——
布鲁诺付出了怎样的牺牲、肩扛者怎样的重量。
团队工资迟迟未发、他得去想办法。
p63n3yqdNP3YbzvD.jpg
邻居投诉扰民,他要再三道歉安抚。
fBRPe6C6ouOle6IZ.jpg
自闭症孩子家长的偏见和不安,他需要引导和解决。
w24Yfpdj0y32kdl6.jpg
解决这些麻烦成为了布鲁诺生活的全部。
他不曾结婚,没有约会,独自住在狭小的出租房里。
还要面对有关部门时不时的“没有合法执照”的刁难,把“我会想办法解决”当做人人熟知的口头禅。
tx8RUv4S77U72AAa.jpg
直到「正义之声」创办的第十五年,联邦卫生部的调查人员甚至向他下达了最后通牒——
如果没有所谓的「临时认证」,他就要被迫关闭「正义之声」。
ErRBTX3Elr3h9y9I.jpg
在无数次核实了真实情况之后——
这些调查人员仍然不理解,不信任。
他们对有关部门的失职视而不见,反而对布鲁诺高高在上的诘问。
然后大谈所谓的井然有序、安全、保障。
IRhR5gk5bKzBORHV.jpg
而布鲁诺在这样的压力之下,后知后觉的焦头烂额,身心疲惫。
患者、家人、团队、政府…
来自各方面的压力压得他喘不过气,他在不停的付出中耗尽了心血。
这位一直处在制度之外的守护者,没有得到任何本应该属于他的尊重。
所以他不再解释和辩解,只是把所有病人的资料放在了调查员面前。
然后半分玩笑、半分释然的说——
“你们接手吧。”
aWOdLGoocsVA1oOd.jpg
那些棘手的,没有人愿意触碰的,争相推诿的,却活生生存在的孩子们——
“马泰欧,一直在打自己的头,每晚只睡一两小时,没有任何官方机构要收。”
“伊德里斯,癫痫症,严重自闭,你们收去一定是绑起来,打镇定剂,关起来。”
“穆萨维尔,我们花了五个月的时间才让他站起来……”
AhYAIs8ihH9Ti4Jy.jpg
他心知肚明,和之前的无数次一样。
如果真正有人有能力接手——
就不必有医院、地方卫生署、儿童保护协会不停打给他,请求他接手病人的电话。
也不必有「正义之声」的存在和布鲁诺任劳任怨的十五年。
yTttRPrPr9RtREzg.jpg
有关部门和体制的不完善,却让这些患者和布鲁诺成为了承担代价的那个人。
可在没有找到更好的解决办法之前,「正义之声」的存在就不可或缺。
所以在故事的最后,布鲁诺得到了调查团颁布的「临时认证」。
他可以一直前进下去,帮助更多的人。
这大概是「正义之声」之所以存在,最大的意义。
L1KkLrKe0l2LL2b0.jpg
就像网友所说——
“哪怕体制靠不住了,依然有无数普通人凭着一腔热血和爱心,去做艰难的螺丝钉,焊接公权力留下的巨大缺口。”
如果公权力的标准之下隐藏起来的部分,是这些“来自星星的孩子”,一味地被绳子束缚,被药物控制。
那布鲁诺和「正义之声」的存在,就应该被看到。
如果还是会有这样的孩子被歧视,被抛弃——
那这些「标准之外」的正义,就值得被我们记住。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会员达人更多+
广告位

分类信息推荐

更多+

最新北京分类信息

更多+
Copyright   ©2015-2016  51同城生活圈  版权所有:康明科技(北京)有限责任公司     ( 京ICP备15020844号-6 )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北京市网络警察报警平台
经营性网站备案信息
济南市公安局网监备案
鲁公网安备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