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快捷导航
开启左侧

戈恩从日本\"胜利大逃亡\",前特种兵乔装掩护躲进乐器盒,现身黎巴嫩豪宅跨 ...

[复制链接]
ydefeng 发表于 2020-5-18 12:38:5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作者|关珺冉 编辑|漆菲
曾是汽车业巨人、日本全民英雄的卡洛斯·戈恩,在2019年最后一天成为全球最知名的逃犯。
2019年12月31日,戈恩出现在黎巴嫩。他通过在纽约的代理人向外界发了一份声明:"我现在身在黎巴嫩,不再是日本司法系统的人质。他们推定我有罪,歧视猖獗,剥夺基本人权,我只是逃离了不公正和政治迫害。"
直到当天清晨,日本政府才得知戈恩出逃的消息。他的律师弘中惇一郎对媒体说:"非常意外,太吃惊了。这完全是意料之外的事。"他还表示,自己最后一次见到戈恩是在2019年12月25日,原计划2020年1月再次约见他,"戈恩在日本的女儿也完全不知道他的逃亡"。
一年前的2018年11月19日,时任法国雷诺·日产汽车·三菱汽车会长的戈恩抵达东京羽田机场后,被东京地方检察厅特搜部逮捕。之后他被指控犯有多项罪行,包括未披露的高达数千万美元的额外薪酬,挪用日产资金为个人购买房产、债券、股票等财产,之后一直被日方羁押。2019年3月6日,他在缴纳10亿日元的保释金后获得保释,之后于4月4日再度被捕,25日再度缴纳5亿日元保释金后获得保释。
跨年夜,戈恩坐在自己位于贝鲁特的豪宅里享用了丰盛的晚餐。法国电视一台(TF1)曝光的照片显示,他坐在餐桌旁喝着红酒,右手边是一个细长的玻璃杯,也许正在庆祝成功逃亡。背后的果盘中放满了地中海的水果。出镜者除了戈恩与妻子卡罗尔·戈恩,还有一名女性友人。


jmnJYitycyLoIL0M.jpg



面对外界关于自己逃亡的种种猜测,当地时间2020年1月2日,戈恩发声明澄清说:"从日本出境是自己单独策划的","有报道推测我的妻子和家人在我从日本出境的事情上发挥了作用,这样的推测是不正确、是错误的。这是我一个人的安排,我的家人什么都没做"。接下来,他将于1月8日在贝鲁特召开记者会,届时免不了一场唇枪舌剑。
藏进乐器盒出逃?妻子予以否认

2019年4月,戈恩以15亿日元的保释金和严苛的监管为交换条件获得保释,在日本检方的预期里,该案件将在2020年春季开庭,如果罪名成立,戈恩将面临最高15年的监禁和最高1.5亿日元的罚款。
之后八个月,他多数时间待在位于东京港区的高级公寓"元麻布中城"。日本警方在屋外安装了摄像机,24小时监视着他。戈恩不得与妻子见面或交流,出门时有人跟踪,电子产品的使用受到严格限制,并被禁止出国旅行。直到最近,他才与女儿一起去了一趟京都。


x6SBVxdXrvs6OXXY.jpg



事发后,黎巴嫩的电视台披露了戈恩"胜利大逃亡"的细节。他是在特种兵出身的"民间保安公司"保安人员的掩护下,从东京的住所逃离。《华尔街日报》援引身份不明消息源称,团伙中也包括日本人,"这些特种兵计划了几个月"。
报道称,特种兵乔装成乐队成员,在他的豪华公寓进行表演。演出结束后不久,乐队成员和进门时一样搬着乐器盒离开了。身高1米67、65岁的戈恩藏在一个大型乐器盒中,逃离了住宅。日本警察未发现异样。他们没有选择东京的机场,而是开车向大阪关西机场狂奔。
戈恩登上一架早已准备好的私人飞机。接近戈恩的两名不愿透露姓名的消息人士对路透社表示:"飞行员甚至都不知道戈恩在飞机上。"这架飞机很快飞往土耳其伊斯坦布尔,然后换机飞往黎巴嫩首都贝鲁特。
根据飞机跟踪网站FlightRadar24显示,一架远程庞巴迪公务机于12月29日晚11点10分从大阪关西国际机场起飞,12月30日抵达伊斯坦布尔阿塔图尔克国际机场。半个多小时后,一架较小的喷气机离开伊斯坦布尔前往贝鲁特。
至于戈恩如何通过日本边境检查登上私人飞机,也是众说纷纭。一种说法是他藏在乐器盒里被抬上飞机。另一种推测是使用了假护照骗过海关人员。
戈恩持有法国、巴西、黎巴嫩三国护照,但作为保释条件,所有护照都归辩护律师保管。弘中惇一郎如同受到晴天霹雳,否认参与其中。日本在留管理厅的法务省官员表示,无法通过数据库确认戈恩的出境方法。
据日媒披露,戈恩在保释外出期间拥有一本备用的法国护照。从2019年5月起,戈恩一直随身带着这本护照,但护照是在一个上锁的箱子里,钥匙也由律师保管。黎巴嫩外交部政治事务主管加迪·科里随后证实,戈恩是用法国护照和黎巴嫩身份证进入该国。
在贝鲁特,戈恩见到了妻子、同样有着黎巴嫩血统的卡罗尔。此前的12月24日,在律师知情的情况下,她与戈恩交谈了一个多小时。戈恩到达贝鲁特后,卡罗尔说,两人团聚是"我一生中最好的礼物"。她还澄清说,有关藏匿于乐器盒逃逸的报道是"虚构"的,并拒绝提供丈夫如何逃离日本的细节。她早前曾向路透社表示:"我要我的丈夫回来。我要他和我在一起。我知道他是无辜的。"
自戈恩被监禁以来,卡罗尔就开始积极奔走,向法国总统马克龙、日本首相安倍晋三、美国总统特朗普寻求帮助。
2018年12月28日,卡罗尔向人权观察组织写了一封长达9页的信,公开丈夫的状况。她在这封信中表示,丈夫自2018年11月19日以来一直受到日本司法当局的残酷对待。她还控诉日本检方不人道的做法:在不足七平方米、没有暖气的牢房里,在律师不在场的情况下,每天通过审问、威吓、斥责等方式试图套取戈恩的供词。日本检方还没收了卡罗尔的黎巴嫩护照,她最终使用美国护照离开日本。
家乡力挺:"黎巴嫩凤凰不会被日本太阳烤焦"

戈恩出逃后,一位活动家在推特上如此评论:"真正的政治难民一般都会逃往瑞典,而因巨额贪污、挪用资金、不正当行为而被告发的难民会逃往哪里呢?是黎巴嫩。"
戈恩出生在巴西的一个黎巴嫩移民家庭,幼年到高中时期在黎巴嫩度过,也是黎巴嫩人的"国民偶像",当地甚至发行过他的主题邮票。一些黎巴嫩民众曾希望戈恩能竞选总统,而他也在回乡的一次演讲中称,黎巴嫩政府可以从他雷诺日产重组联盟案例中吸取经验。
自从他被监禁以来,家乡人民对他表达了强烈支持。2018年12月,黎巴嫩一家广告商在贝鲁特竖起18个广告牌,上面写着:"我们都是卡洛斯·戈恩",表达对他的支持。黎巴嫩内政部长马奇诺克也曾强硬表态:"一只黎巴嫩凤凰是不会被日本太阳烤焦的。"
听说戈恩到达了黎巴嫩,当地民众说:"我感到很高兴。不管当中发生了什么,我依然为他感到骄傲"。


N767uP5Pbvi53VPB.jpg



黎巴嫩司法部在2020年1月2日表示,已收到国际刑警组织要求逮捕戈恩的"红色通缉令",但黎巴嫩没有义务遵守这一要求。戈恩2018年11月被逮捕后,黎巴嫩外交部长曾对日本驻黎巴嫩大使表达过关切。戈恩被扣押在东京拘留所期间,黎巴嫩大使馆的工作人员多次与其会面,并向媒体表示"戈恩是冤枉的"。
这让一些日本政客认为黎巴嫩政府参与其中:"戈恩的出逃得到了某个国家的支持。"对此,黎巴嫩政府予以否认。黎巴嫩国防部长萨利姆·吉瑞沙提(Salim Jreissati)澄清说:"(黎巴嫩)政府与(戈恩)到来的决定毫无任何关系。他到底是怎么来的,我们一无所知。"亦有消息称,戈恩抵达贝鲁特后会见了黎巴嫩总统米歇尔·奥恩。但奥恩办公室随即否认了这一说法。
2019年12月30日晚开始,贝鲁特阿什拉斐叶区的一处戈恩名下的豪宅出现了安保人员站岗,但没有迹象显示有人入住。守卫也拒绝透露戈恩是否在屋内。有媒体拍到豪宅对面的墙壁上有很多涂鸦,其中有用阿拉伯语写下的"革命"。这座价值800万美元的住宅位于贝鲁特某个顶级住宅区,距离几个月前因严重经济危机而发生抗议游行的地方很近。
刚刚上任的总理哈桑·迪亚卜试图组建内阁,应对数十年来黎巴嫩最严重的金融和经济危机。世界银行的数据显示,黎巴嫩的债务已高出国内生产总值(GDP)约150%了。一些人推测,戈恩可能会被政府召唤,毕竟他的商业头脑在黎巴嫩商界备受肯定。
此时的黎巴嫩,正遭遇政治和经济领域的双重动荡。一些民众对戈恩这个百万富翁怀有质疑的态度,并不认为他是民族英雄。一位当地企业家说:"我不知道他为黎巴嫩做过什么。"戈恩家附近经营商店的小贩也抱怨说:"黎巴嫩腐败猖獗,非法得到钱财的人在这里是理所当然的。"
当地社交媒体上,有人期待戈恩能带来黎巴嫩所需要的美元,也有人质疑,面对黎巴嫩银行规定的"每周只能取出200美元"的限额,戈恩能活得下去吗?
不同于法国,黎巴嫩与日本没有签订引渡条款,能否引渡戈恩要根据两国政府之间的协商而定。日方过去曾要求黎巴嫩遣返引发以色列特拉维夫机场枪击事件的日本赤军成员,但遭到拒绝。日本政府相关人士透露,"黎巴嫩答应引渡戈恩的可能性很小。"不少人认为,戈恩或许想通过在黎巴嫩寻求审判,来洗清自己的名声。
大逃亡发生在日本官员访黎一周后

为了掩人耳目,戈恩也尝试过在大庭广众之下变装。
当地时间2019年3月6日下午4点30分,为了摆脱媒体,戈恩假扮成工人离开东京拘留所。他戴着浅蓝色帽子和眼镜,和周围人一样戴着白色口罩,身穿深灰色工作服。他的身旁,还有一位穿着同款工服的女性。不过那次伪装显然失败了。媒体很快将其认出,并讽刺说:"还有如此傻(的装扮)"、"不如堂堂正正走出来"。
OC069Fwf8F6p48v4.jpg

WfZNr6WF9Ns9w9r6.jpg

此次成功逃亡后,东京地方检察院以戈恩涉嫌违反《出入境管理法》展开调查。2020年1月2日,东京地检特搜部搜查了戈恩位于东京的家,从分析房屋周边的监控摄像头入手,调查逃亡经过和帮助他逃亡的人。同一天,土耳其警方在伊斯坦布尔拘留了包括机场工作人员和飞行员在内7名相关人员,寻找戈恩从日本逃到黎巴嫩的线索。
东京地方法院没收了戈恩的15亿日元保释金,预计于2020年4月开始的公审如今也难以实施了。
这场逃亡在日本民间掀起轩然大波,很多人以诧异和匪夷所思来表达第一观感。"逃跑是一种嘲笑日本司法体系的懦弱行为。"不少日媒指出,"戈恩离开这个国家,失去了证明自己清白和维护自己名誉的机会。"日本SBI Securities汽车行业分析师远藤浩二评价说:"戈恩已从被告转变为逃犯。如果不打算在日本进行审判,他将放弃为自己的合法性而战的机会。"
各大媒体都在关注日本首相官邸的动静。但截至1月3日,首相安倍晋三未就此作出任何评论。他和往年一样正在度过新年假期。其他日本高官也均保持沉默,至今没有发表评论。
但这究竟是谁的奇耻大辱呢?事发后日本尚无主管部门出来担责,遭到舆论的抨击。原东京都知事舛添要一发推质疑说:"日本政府不对日本国民进行说明,也不对世界发声,在截至目前的信息战中已经败下阵来。日本政府和司法部门欠缺向国际发声的能力。"原大阪府知事桥下彻亦表示:"戈恩并非合法入境黎巴嫩",他甚至怪罪到了日本的户籍制度:"这是日本沿用近代户籍制度的后果。在全球化时代,应当废除现有的户籍制度,转移到管理个人信息上来。"
略显讽刺的是,戈恩实现逃亡的一周前,日本外务省副大臣铃木馨祐刚刚访问过黎巴嫩。据英国《金融时报》披露,双方会谈时,黎巴嫩总统奥恩谈到戈恩的案子时,向铃木馨祐施压,提出过引渡戈恩的要求。此前黎巴嫩政府曾两次向日本提出过引渡戈恩的想法。
法国初级经济部长鲁纳切尔则于当地时间1月2日表态称,如果戈恩返回法国,我们不会将他引渡回日本。法国永远不会引渡其国民。如果日本要求法国引渡戈恩,法国将对戈恩采取与普通人相同的规定。不过她也表示,尽管法国不会向日本引渡戈恩,但法方并不认为戈恩可以逃避日本的司法。
法国引渡问题专家威廉·朱丽耶指出,由于黎巴嫩和法国之间没有涉及刑事案件的法律互助协议,戈恩完全无需担心自己是否会被引渡到法国或日本。"对于这种可能引起外交问题的敏感案件,法国在主观上也不想蹚浑水。"
当全世界都在感叹戈恩的"胜利大逃亡"如同007系列电影一样精彩,殊不知戈恩早就在与好莱坞制片人接触了。《纽约时报》披露,戈恩2019年12月曾与电影《鸟人》的制片人在东京会面。当时戈恩批评了日本司法制度,并努力证明自己的无辜,还说:"如果(把自己的故事)制作成电影,人们可能会更同情自己"。
逃出"牢笼"的戈恩在声明中强调,"我终于能够自由地与媒体沟通,并期待开始下一周的生活。"但他能否摆脱成为日法两国博弈的棋子,仍需拭目以待。
*本文由树木计划作者【凤凰WEEKLY】创作,独家发布在今日头条,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精彩评论5

正序浏览
箫客子 发表于 2020-5-18 12:50:58 | 显示全部楼层
日本政府也参与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丝网贩子 发表于 2020-5-18 13:03:03 | 显示全部楼层
能成为日产董事长就不难想象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妙炒5 发表于 2020-5-18 13:15:14 | 显示全部楼层
2020年新片《拯救大佬戈恩》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妙炒5 发表于 2020-5-18 13:27:01 | 显示全部楼层
在逃跑时如果发生枪击、追车就更火爆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紫馨薰黛 发表于 2020-5-18 13:38:29 | 显示全部楼层
拍新片有素材了,货真价实的素材!有钱人总能把不可能变成可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会员达人更多+
广告位

分类信息推荐

更多+

最新北京分类信息

更多+
Copyright   ©2015-2016  51同城生活圈  版权所有:康明科技(北京)有限责任公司     ( 京ICP备15020844号-6 )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北京市网络警察报警平台
经营性网站备案信息
济南市公安局网监备案
鲁公网安备案